您的位置:首页 > 健康 > 美食 > 这都什么时候了,说那个干什么?!

这都什么时候了,说那个干什么?!

2018-09-01 来源:山西晚报新媒体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

大烟!!我惊恐的反刍着这个可怕的字眼,陆青丝看着六爷狰狞的表情竟哆嗦了一下,她一边用自己的袖子抹着叶展头上的汗,一边喃喃地解释道,“不是那样的大烟,是加工过的药膏子,毒性没那么大…”在六爷的瞪视下,她的声音越来越低,最后竟不敢再去看六爷的脸色,叶展强笑了一下,“六哥,是我自己要吃的,你别冲着青丝发火。

”他一边说一边轻推陆青丝,“快点…”他忍痛的喘息和六爷强压着粗喘混合在了一起,在飞逝的路灯映射下,我竟然看不出究竟是谁的脸色更苍白一些。

看着六爷冰冷的神色,叶展哑声说,“今儿要不是吃那个玩意儿,我哪有这么大精神从门口走到你们跟前,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,说不定,姓苏的还有那小鬼子,一会儿就追过来了呢,你总得让我有个逃命的精神吧,六哥。

”他有些辛苦地说完这句话之后,忍不住轻轻咳了一声。

六爷没说话,嘴唇抿得紧紧的,看着陆青丝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锡制的小盒子来,却没有再阻止。

盒子一打开,一股子无法形容的味道顿时飘散了出来。

我下意识的停了一下呼吸,眼看着陆青丝从里面捡了一块软泥状的东西,犹豫了一下,这才往叶展嘴边送。

叶展显然是疼得厉害了,眉头紧皱,微闭的眼睫轻轻抖动着,雪白的牙齿死咬着嘴唇。

陆青丝递过来的东西直到碰到他嘴唇,他才有反应,刚要张嘴含了,六爷咬牙似的说了句,“你就不怕又掉在里头吗?”叶展与六爷对视了一会儿,突然张嘴含了那块东西进去,然后咧嘴一笑,“我当初能戒掉,就不会再上瘾。

”说完又闭上了眼。

六爷的脸色铁青,他恨恨地瞪了一眼陆青丝手里的盒子,才转回了头去。

陆青丝仿佛握了个烫手山芋却又不能扔,脸色比叶展的还要难看。

看着叶展不停的流冷汗,她突然颤抖着哭叫了一句,“当初都是我害的你…”“别说了,”叶展一下子睁开了眼,剧痛之下,他的眼神依旧锐利,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说那个干什么?!”陆青丝细瘦的肩膀顿时颤抖了起来,叶展神色一软,闭上了眼,过了会儿,喃喃说了句,“我从没怨过你。

”陆青丝痛苦的低泣随之响了一声,我看她低了头,细白的手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。

“大哥那儿到底怎么了?”六爷头也不回的问了一句,这冰冷的声音顿时打破了车厢里的压抑。

陆青丝吸了吸鼻子,让自己镇定了一下,才细声说,“我按您的吩咐又跟大哥那里联系了一次,可大哥那儿却找不到人了,我们派去联系的那个李康平也不见了,后来听胡管家说,大哥一早就出门去了。

事情紧急,七哥又起了疑心,”说到这儿,她看了一眼仍在闭目养神的叶展,“我没办法才告诉了他,后来…”她没有再说下去,后来的事情我们自然都知道了,“六哥,我估计李康平那小子是苏家安排的内鬼,要么就是被人收买了,不然他不会明明没见到大爷,回来却跟咱们说,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,那饭店里根本没我们的人。

”叶展眼也不睁的说了一句。

六爷点了点头,“他跟着勇叔得有个七八年了,人一向很可靠,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,回去得好好查查,既然能有一个李康平,保不齐再出现第二个,你这次受伤就应该给我们个警醒了,我还是大意了,日防夜防,家贼难防,哼。

”正说着,车子突然猛地拐了一个大弯,我的侧脸一下子就撞上了玻璃,还顾不得喊疼,车子又做了个诡异的转弯动作,然后我才迟钝的听到几声“啪啪”的脆响。

“好啊,还真是大手笔啊,”六爷冷笑了一声,我下意识的抬头想往外看,却被陆青丝一把按了下去,“你赶紧跟我换个位置,别抬头,快啊!!”我晕头转向的听从了她的命令,从她身上连爬带挤的翻了过去,绑好的辫子也散乱了起来。

“哎哟”叶展轻轻地叫了一声,随即一只有些冰凉的手紧紧地拢住了我,把我的头按在了一个充满血腥味道却温暖的胸膛里,我抬眼看去,叶展脸上依旧是那个俊俏到点子上的笑容,他挤了挤眼,居然还有心情说笑,“清朗,这回真的要赌命了,感觉如何啊?”我还来不及回答,就听见身边两声枪响,我下意识的看过去,陆青丝一手持枪,正依靠在窗口,不时地瞄准射击,表情冷漠至极。

车子虽然不停的乱晃,她的手却始终稳定,我忍不住张大了嘴,一时间恍如梦中,这还是那个一向慵懒娇媚的陆青丝吗…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service@qeerd.com,投稿邮箱:tougao@qeerd.com